喜欢本站请将 www.yihus.com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另类小说


[生活的足迹][作者 草屋编辑][转]

  我的父母是农民,我的根在农村,所以我从小身上就深深烙上了农民的印迹。

  儿时很多有趣的童年生活都被成长的岁月冲淡冲散了,却惟独对儿时的穷困生活刻骨铬心。我家兄弟姐妹多,我排行老四,尽管勤劳的父母起早贪黑地辛苦劳作,但仅靠用咸苦的汗水淘换回来的那点微薄收入,总是入不敷出。于是哥哥穿过的衣服改了补了再给我穿,我也没太多奢望,只求上面的补丁尽可能的小些。最让我难为情的是有时还要穿姐姐换下来的衣服去学校,总觉得校园里有成百上千双眼睛像看猴子一样盯着自己。比我更难堪的是弟弟,要知道我俩在同一所小学,我都不想穿不愿穿的衣服,被我磨损之后又落在了弟弟身上。应了那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父母的耳濡目染让我小小年纪就体会到了金钱的可贵,生活的艰辛,上课时我总是专心致致,做起作业来也是一丝不苟,小学六年我一直是班级第一,三好学生。只是,我最怕开学,不是因为作业没完成,也不是因为农活没干完,更不是留恋家里的自由自在,仅仅是因为开学了,就要交学费,虽然仅仅是十几块钱,却让捉襟见肘的父母亲一筹莫展,一拖再拖。有时,实在没有办法的老师会在上课时,让我们为数不多的几个没交学费的学生回家去拿钱,委屈的我只得哭着跑回家怒怪母亲,弯着腰在地里锄田的母亲二话不说,跑东家,找西家,为我凑够了学费。那时盼过年,又怕过年。过年了,慈悲的父母总会想方设法让辛苦了一年的一大家子过一个快快乐乐、好吃好喝的丰收之年。杀猪吃肉是少不了的,还可以穿上一年中最干净的衣服和鞋子,如果条件允许,父亲还会每人派发一二块钱的红包。你可别小看这区区的一二块钱,在我们几个孩子眼中那可是一笔巨款,可以买20根冰棍,可以买一把做梦都想要的左轮手枪,可以买十根带有香味的铅笔……可是雀跃着将钱拿到手后却谁都舍不得花了,每个人都将自己的钱小心翼翼地藏到了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地方。可过完年转眼就到了春耕时节,又要买种子,又要买化肥,还要付担我们几个的学费,家里省吃俭用下来的几个压箱底钱,三下五除二便被分食干净。记得有一年,家里特别窘迫,连油壶都见了底,我们几个孩子又一个一个将摩挲了上百次,已经被磨毛了的压岁钱交还给了父母。但也只是杯水车薪,万般无奈的父亲只得去央求村长,可那时家家都困难,村长也要一碗水端平啊,一番思忖后,将村里一段整修沟渠的活计高价分配给了父亲,感激不尽的父亲带着一家人苦干了一个星期,赚得了150块钱,总算坚持到了瓜果飘香的夏季。

  这样的苦日子一直纠缠着我到了五年级,父母开垦了许多荒地种水稻,家里又养鱼养羊,地里种瓜种菜,不经意间家里有了存款,添置了缝纫机,电视机,后来又有了拖拉机,压岁钱也变成了十块,二十块,只是我们几个孩子仍然谁也舍不得花,可能是节俭成性,更多的应该是种危机意识。

  再后来,我考入了大学,川流不息的大小车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生机勃勃的大学校园,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耳目一新,固有的思维观念和生活习惯一下就变得不堪一击。那时的大学远没有现在的这样奢华,简陋的校舍,破损的桌椅,但老师个个都学识渊博,讲起课来妙语连珠,引得台下的学生在笑声中学会了思考。我们七个人挤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宿舍里,没有空调、没有电视、没有卫生间,只有8张高低铺,不折不扣的是冬冷夏热的陋室,但谁也不觉得苦,有事没事便聚在一起笑谈国事家事天下事。记得大二时兄弟7个人一起到网吧上网,386的老机子,速度慢得像蜘蛛织网,7个人把个鼠标拖来拖去,不知道点哪好,还没点开几张美女图片,牛气哄哄的老板就叫嚷着时间到了,一个小时15块钱,兄弟几个心疼不已地掏出了生活费,心疼归心疼,但还是为网络的神奇而血脉贲张。暑假回家,农村和城市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种差距就像是将一颗熠熠发光的钻石和一块粗燥硌手的石头放在了一起。家里种田多,交得公粮也就多,要装满二拖拉机的小麦送到乡里的粮站。我和哥哥、爸妈,顶着烈日将每袋重达一百多斤的小麦扛到足有二层楼高的粮仓里,瘦小的母亲一个踉跄晕倒在了粮堆上,我和哥哥手忙脚乱地将母亲送到了医院。只是中暑,但由于母亲身体虚弱,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花掉了卖粮的700多块钱。病愈的母亲心疼不已,叹息着说还是城里人好,看病有公家报销。这是实话,那时城里人生老病死国家都有照顾,农民只有靠自己。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城里工作,这么多年拼搏下来,有了房子,有了妻子,总想将父母亲接过来享一下城里儿子的福。可每次父母都坚辞不就,说家里现在想吃肉有肉,想喝酒有酒,出门就是小果园,想谁了打个电话就行,来城里干啥!经不住我多次苦劝,父母亲终于爬上了我在6楼的楼房,却早已累得二位老人气喘吁吁。我竭尽所能照料着父母,可二位老人硬着头皮住了十几天就再也不肯呆下去了。声称城里的车越来越多、楼越来越高、路越来越宽,出了门就转向,摸不着回家的门,远没有家里方便自在。临行时,我到医院买了些常备药带给父母,父亲皱着眉惋惜道:“乱花钱,我们现在看病公家也给报销呢,年底还发钱,用不着你再在城里买了!”又到了交公粮的时候,我打电话想问一下家里今年如何安排的,父亲笑着说我记性还没他好,家里好几年前就不再交公粮了,连税费都没有了,况且哥姐有的买了汽车搞运输,有的做起了小生意,家里的地越种越少,再也不是以前的老黄历了。

  现在的农村是今非昔比,平坦的公路一直修到家门口,各式厂房林立在路二旁,连地里的庄稼都住上了保温房。再看看农户们起的小洋楼,一幢比一幢漂亮,现代化的家用电器一应俱全,有的竟开起了小汽车,看得我这城里人心里都痒痒。我常对妻笑言:有朝一日,我退休了,就搬到农村去住。妻却不以为然,“你别做梦了,你想去当农民,我怕人家不要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