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请将 www.yihus.com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家庭乱伦


做鸡的女儿回到家后

十八岁的她在两年来的时间里受尽了性的摧残,但是却并没有使她凋零,她由一个单薄瘦小的女孩出落成了一丰满靓丽的大姑娘,当她一进家门把她的父亲都惊呆了,她的脸圆嘟嘟的那样白忻透红,前挺后翘凸凹有致的玉体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香气,一双瞇瞇着的笑眼那么勾人心魄。
她想靠着父亲的能力给她找一分工作,她会安分守己的生活的。但是她没有那样的好命。
一直独身生活的父亲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被她勾去了魂魄。
他从队里的工友们的嘴里知道了他女儿这两年来的一切,在他的心里她早已经不是他的女儿,她是个人尽可夫的妓女,那他为什么就不可以把她搂在怀里尽情的玩弄呢!想好了这些,他亲切的问侯阿莲,上街给她买了好多好吃的菜,也没有忘记买上一瓶强力的催眠药。
饭后,阿莲沉沉的睡了过去,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倒在了床上。
四十多岁的李平连桌子都没捡连忙的把女儿抱进里屋的床上。
他冲上到下一件一件的把阿莲的衣裤脱下来,把她扒了个溜光。
他用手抚摸着女儿丰满的肉体,那感觉是那样的柔软细腻。
他的手从她的颈窝划到她的乳房,在那里来回的抚摸揉捏着,他把那对乳房用双手托起来用嘴贪婪的吮吸吻舔,一只手顺着女人的腹部往下滑去,坚决的分开她的两腿滑向她的阴阜。
那儿柔嫩光滑,他只觉得手指碰到了柔软的阴唇,他的手指熟练的分开它们,一个指头毫不思索的向她的阴道里插进去他觉得那阴道壁的振颤和抖动,他也觉出那阴道里层层叠叠的褶皱把他的手指紧紧的包裹起来,那阴道里是那样的滚烫和那种水淋淋粘糊糊的感觉。
他兴奋的用手指触摸着那里的每一道凸凹,品味着这由他亲手创造出来的尤物。
随着对阿莲的扣摸,他觉得他的阴茎已经驳起,把裤裆高高的支了起来他用手攥住已经涨得发烫的阴茎本能的来回撸了几下,然后把包皮往下撸去露出硕大的龟头。
他没有脱裤子就把阴茎抽了出来把阿莲的身子往下拽了拽把她的两腿分向两侧,她的阴道口就张开了一个小窝,他挺起那根又硬又长的阴茎在那个小窝里触了触,然后一挺屁股「咕叽」的一下鸡吧就操进了阿莲的小逼里去了。
他慢慢的用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来回的操动,他听到阿莲在睡梦里的呓语:「大哥哥,你快点。使劲儿。好受好受。你操得我好。舒服。我的大鸡吧哥哥!」他觉得快感一阵阵的由她的阴道里直射向他的脑际,那阴道似乎夹得越来越紧越来越有力裹得他的阴茎一阵阵的苏麻发痒一种多年没见的暖流从肛门到会阴又快速的传向他的阴茎,他不由自主的把阴茎推向那阴道的最深处,他的耻骨紧紧的贴住她的耻骨,把积聚了多年的精液射进了阿莲的阴道里。
李平把仍然硬挺的阴茎从阿莲的淫水氾滥的阴道里抽出来,精液连同淫水一同流了出来,顺着她那白净的会阴流过菊花蕾样的肛门滴淌到地上。
多年来李平一直没有沾过女人的边,他是经常靠手淫来排解聚积过剩的慾火,今天他又尝到了多年来一直在手淫中幻想着的女人阴道的滋味,不用说他该有多么的兴奋。
面前被他扒光了身子又被他姦淫了的女人是他自己的女儿,这是他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他为此而感到羞耻,他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如此的下流,不要脸。
他也想马上停止这种慌堂的行为,可是当他一看到叉开两腿大字型仰躺在床沿上的女人,她那嫣红色的阴道里正在流出的乳白色的液体他就再也忍不住强烈的慾念,他要发洩,他需要发洩,他也是个男人,他也必须要有一供他发洩的女人,他没有别的办法,没有女人会跟他睡觉,让他操,让他发洩。
认命吧女儿–不,她不是我的女儿,她已经不是处女了,她已经被许多男人操弄过了的女人,那我不过是她许多男人中的一个而已,这又算什么罪过呢。
李平在心里做着斗争,他的慾火压制了理智,他挺着仍在驳起着的鸡吧又扑到了那女人的肉体上,他的双手在阿莲的肉体上到处的抚摸揉弄,他把阴茎一点一点的插进她的逼里,在她阴道的深处研磨着,挺动着,细细的左右挑动来回的抽插,她的乳房让他揉捏得膨涨起来,两只小乳头高高的扬起头泛着紫红,他趴到她的身上去吻那对乳头,用嘴使劲的吸吮着,使得她的肉体一下下的颤抖,阴道也在不停的紧缩,给他的阴茎以压力,接着他开始急速的操动起来,他的屁股大力的起伏,把阴茎拔出来又操进去,他的阴阜有力的撞击着她的阴部发着「啪啪」的响声,两阴的磨差发出「咕唧咕唧」的声响。
李平已经毫无顾忌了,他放开了自己,去全心全力的操着怀里的女人,他要在她的肉体里重新找回一个男人的感觉,「我是个男人,我不要做什么爸爸,我要的是女人,我不要什么女儿!」他边疯狂的操着阿莲一边在心里高声的这样喊道「我要让她做我的女人,我能驯服她,这个迷人的小嫩逼!」阿莲从梦里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赤身裸体的睡在被窝里,她还记得临睡前她是没有脱衣服的,她也感觉到了下身粘粘上的凝结物是男人的排泄物,她的心里呼悠的一下。难道是爸爸。
这个历来都十分野蛮的父亲给她的印象就是可怕和可恶。
不是他打得她无法忍受她又怎么会流落街头而被坏人拐走落入淫窝,她恨他,可是她又不得不靠他,起码他现在可以给她一个家,她已经无处可去,经历了以前那么多的可怕的遭遇,她不会相信任何的男人,她不想再离家出走。
可是父亲这样的对她,又该怎么办。反抗,换来的会是毒打和辱骂,甚至是被赶出家门。
顺从他,让他随便的玩弄和姦淫,倒是可以得到安逸和优待,可是她又怎么能够面对把自己搂在怀里操的父亲呢。
她不经意的摊开双手,碰到了就躺在她身边的父亲,她的手一下子就摸到了那男人的阴茎,她惊讶的发现那阴茎是那样的粗大,她经历了那么多男人还没有一个鸡吧有他那样的又粗又长。
她马上就把它鬆开,她不是害怕把他弄醒,她是还没有想好,她到底应该如何面对。
她已经不是处女,她曾经被许多男人操过,任凭他们随意的蹂躏过,可是他们都是和自己不相干的人。
可是父亲也是人哪,闭上眼睛不看不就行了,何况他又有那么雄伟强壮的鸡吧,让那大鸡吧操该会有多爽呀。
阿莲只好这样的安慰自己。
想到这,她不加思索的用手攥住她父亲的阴茎,那阴茎是那样的硬挺,温度滚烫,经她一攥更是血管偾张,不住的挑动。
阿莲索性掀开被子,细细的把玩着那阴茎,并用舌头去舔他的乳头,她的手上下的耸动来回的悬转着撸那根阴茎,她觉得她的父亲已经醒了过来,她便装做睡着了似的趴到了他的身上。
李平其实早就醒了,他不好意思被自己的女儿看到他的裸体,原本他应该醒在阿莲的前面,不过夜里连着操了阿莲好几回,实在是太累了,结果让女儿发现了夜里干的事,他就更不好睁眼了。
结果,他发现了阿莲摆弄他阴茎,他明白她会让他随意的摆布的。
他伸手搂住身上的女儿柔软丰满的身子,坐起来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一只手搂住她的上身亲吻她那一对肥嫩的乳房另只手伸进她两腿之间摀住她那柔嫩而又潮湿的阴部,用手指往那阴道里扣摸,先是一根手指,接着是两根,大母指摁住她的小阴蒂来回的揉捏着。
阿莲紧闭着眼睛和嘴,她强忍着被揉弄而带来的快感,不让自己呻吟出来,她愿意让男人这样的扣摸她爱抚她,她的肉体在不时的抽搐,颤动,她把身子深深的埋进那搂着她的男人的怀里。
鼓捣了一会以后李平把阿莲平放在床上,打开她的两腿用膝盖跪进她的两腿之间,掰开她那已被扣得淫水肆溢的阴唇,把龟头顶在那锯齿型的已经破损的处女膜处,慢慢的研磨,接着就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操向里面,又抽出来,再插进去,来回的操了起来。
一会儿,他又把她的腿抬起来抓住她的两脚高高的举起来,使得她的丰满的屁股离开床面,他把她的腿担在自己的肩上用手托住她那柔嫩而有弹性的屁股用力的急促的操她的小逼,由于有了角度,阴茎把阴道磨槎得更加紧密,那快感不断的冲击着阿莲的大脑,这快感使得她几乎昏迷使她兴奋得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她使劲的收缩阴道,用阴道壁去裹夹那根有力的抽触她阴道的阴茎,她觉得一股股的淫液从她的阴道底部涌出,使得那性交发出「噗哧噗哧」「咕唧咕唧」响声,她被他操得屁股上一片浪籍,她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她大声的喊叫着:「我的亲哥哥。大鸡吧哥哥,你那大鸡吧。操得我好好受!」她用力的挺动着小腹去迎合男人的抽插奸弄「用力。使劲。深点。哎吆。哎吆。再深一点。啊!好受!」就这样,阿莲被她父亲的大鸡吧给彻底的降服了。
每天晚上她都让他扣摸她,亲吻她,然后,她就摊开四肢地摆出各种姿式让他那粗长鸡吧在她的丰满的光滑无毛的肥逼里尽力的驰骋,疯狂的操弄,直到两个人的性慾得到满足。